今年2月14日被意外提名后,“半个央行圈内人”的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表现如何?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日本首席经济学家长井滋人(Nagai Shigeto)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植田和男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学者,对货币政策有着非常平衡的看法:他似乎对日本前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过于激进的宽松措施的副作用越来越持批评态度。同时,鉴于日本经济状况依然脆弱,难以持续实现2%通胀目标的前景,他似乎对很快扭转当前宽松措施持谨慎态度。他可以很好平衡那些希望结束量宽政策和希望保持当前宽松政策的人。

  “平衡”的务实学术派

  井滋人称:“植田的背景也很均衡。他是一位来自日本央行外部的学者,能够提出新倡议。但同时,他也对日本央行的运作方式了如指掌。他能够在一个涉及金融市场、政界和公众微妙互动的现实世界中顺利实施货币政策。他在1998~2005年担任日本央行董事会成员的经历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实力。鉴于日本央行宽松政策的退出现在已成为全球议程,国际沟通能力也是新任行长的重要要求。”

  “平衡”、“均衡”确实是植田和男身上最大的标志,也是他在日本央行即将退出量宽政策之际接任日本央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植田和男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1976年,植田和男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与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几乎同时求学,共同师从被誉为央行界理论支柱的著名经济学家斯坦利·费希尔。费希尔是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理论的奠基人之一,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相比,新凯恩斯主义更强调财政与货币政策并重,并认为经济学是“做一些有用的事情”的工具。1998年至2005年,植田和男曾担任日本央行审议委员,是零利率政策和量化宽松政策的支持者。

  此外,市场人士一直认为,植田和男是学者出身,拥有国际化视野、扎实的专业能力,且这一身份可能会让他没有“体制包袱”,超越央行与日本财务省的传统斗争,摆脱固有的制度偏见。

  这些背景使得植田和男更像是一个灵活的务实派,倾向于依据现实情况作出具体判断。比如,在对待零利率和货币宽松政策上,他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虽然此前支持零利率政策,但2016年,他开始对负利率政策的局限性表示担忧。他当年撰文指出,利率下行导致的金融机构收益恶化将破坏其作为金融中介的货币传导作用。

  曾在植田和男任职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时担任其幕僚秘书的井上哲称,“植田和男的风格是根据事实和证据讨论货币政策,他不会依赖单一模型,因为他知道经济和价格的发展非常复杂。相反,他倾向使用经济理论作为工具来灵活地制定政策。”他认为,不应把植田归类于“鹰派”或者“鸽派”,他只是一个着眼于现实并寻求最佳政策决定的人。

  更加好的沟通者

  除了更平衡、均衡、务实灵活外,植田和男也更善于与市场沟通。瑞银证券(UBS Securities)的首席日本经济学家、日本央行前官员Masamichi Adachi表示,虽然植田和男和黑田东彦在实现稳定通胀的决心上并无二致,但植田是更好、更有逻辑的沟通者,也更具备根据经济变化调整政策的能力。

  植田和男自己也多次提到要与市场沟通。譬如,在4月利率政策会议上,他重申,将与市场密切沟通并在政策上灵活应对。会议后,日本大和总研(DaiwaInstitueof research)的分析师表示,利率决议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意外,前瞻指引的调整和“评估”的宣布事先就出现了报道。“植田和男似乎在政策会议之前依赖了媒体报道,因为我们在这次会议中相对的获得了更多的事前报道。这也许是他与市场的沟通方式,以避免出现意外,并逐步向市场公布政策变化。”

  在7月利率决议中宣布进一步放宽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前,日本媒体也提前预告了这一决策。

  而随后,由于日本通胀已连续16个月超过2%的目标,市场加大了对日本央行将很快开始加息的押注。值此之际,植田和男9月下旬在上任以来首次公开采访时表示,如果日本央行对物价和工资将持续上涨有信心,结束负利率是可行的选择之一;央行有可能在年底前获得足够的信息和数据来判断工资是否会继续上涨。

  对此,有知情人士称,日本央行官员认为,作为首位学者型行长,植田的学术交流风格是与前任行长黑田东彦最明显的区别。黑田固执地坚持剧本,用固定的短语重申刺激的必要性,而植田则倾向于对记者提出的问题给出完整的、有时甚至是不同的答案。虽然这一做法令日本央行的一些官员感到紧张,但确实可以对市场影响进行“路演”。

  长井滋人此前也曾告诉记者,植田和男的任务是调整当前过于激进的货币政策,以减少其副作用,同时又要不造成市场混乱,并适度保持宽松的政策立场,因为这仍然是日本脆弱的经济所需要的。要做到这点,需要能与金融市场、政界和公众微妙互动。

  更坦诚在乎货币政策对日元的影响

  植田和男一直更在意货币政策对日元的影响。此前在调整YCC政策时,他就坦言日元波动性加剧是促使放宽收益率区间的一个考虑因素。不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也表示,植田和男近期退出负利率的表态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口头提振日元。日本经济研究机构Totan Research的首席经济学家加藤泉(Izuru Kato)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植田的表态可能是因为他无法忽视日元疲软,放弃负利率的时机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汇率的影响。”在采访前,日元对美元已逼近去年的干预位150,植田和男的表态一度推高了日元。

  而在最新的9月利率决议中,日本央行也明确表示,需要关注汇率走势和汇率对物价的影响。但由于日本央行同时表示,将继续耐心实施宽松政策以实现物价目标并伴随工资增长,偏“鸽派”,施压了日元,令日元对美元继续在逾10个月低位148关口附近徘徊。

  这一情况正反映出日本央行现阶段越来越面临货币政策两难境地。一方面,日本央行仍然希望维持较低的政策利率,以刺激国内需求,实现基于内需和工资增长的可持续通胀。但另一方面,在美联储不断加息背景下继续维持低息引起的日元持续疲软,反而会推升国内通胀,侵蚀消费者的购买力,倒逼日本央行转“鹰”,以管控进口商品(尤其是食品)价格上涨推动的输入型通胀压力。

  10月2日盘中,日元对美元一度触及149.74。鉴于植田和男对日元走势的在乎,市场最为关注的是,日本当局何时会出手干预。许多市场人士认为,150关口将是日本采取干预措施的触发点。





Powered by 正规配资门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